安徽安庆怀宁县凉亭乡四武村
本站网址:
221732.cnlhzb.com
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 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
风土人情

家乡怀宁的四季(二):赤橙黄绿青蓝紫 谁持彩练当空舞

发布时间:2019-11-12 17:43:02     阅读:204 举报

安徽四武村网原创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12日 作者:宜城渔翁 本站编辑:绿叶

      安徽四武村网讯 一代伟人毛泽东的《菩萨蛮•大柏地》词,创作于1933年夏:

《菩萨蛮•大柏地》

毛泽东

赤橙黄绿青蓝紫,

谁持彩练当空舞?

雨后复斜阳,

关山阵阵苍。

当年鏖战急,

弹洞前村壁。

装点此关山,

今朝更好看。


       这首词的白话译文天上挂着一条七色的彩虹,是谁拿着彩色的丝绸在翩翩起舞?阵雨之后又升起了希望的太阳,苍翠的群山又时隐时现。当年这里曾经进行了一次激烈的战斗,子弹穿透了前面村子的墙壁。那前村墙壁上留下的累累弹痕,把这里的景色打扮得更加美丽。作者以欢快的笔调,描绘了大柏地(地名。在江西瑞金城北)雨后一幅色彩斑谰的壮丽景色。全词情景交融,抒发了作者的革命豪情,表达了革命者对战争、对美的看法。

       家乡怀宁的夏天,雨后也会出现彩虹。当年“双抢”中,如果遇到风暴雨,家乡稻床(也即打谷场,晒谷场)上也肯定是“鏖(读音áo)战急”。

       家乡怀宁的“双抢”其实就是与时间赛跑,与酷暑战斗。没有经历过“双抢”的人,不足以谈农民的艰辛。也许正是因为“双抢”,才把农村的青年“赫”跑了。

       家乡怀宁自从1957年开始推广双季稻后,“双抢”一直伴随着人民公社在家乡各地持续进行直到20世纪八十年代人民公社改制为乡,且随着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实施和大力农村劳动力转移到城镇务工,昔日的“双抢”才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逐渐结束了其历史使命。不知道那个时候是由于粮食短缺,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家乡怀宁一年要生产两季水稻——早稻、晚稻。早稻在每年7月中旬左右黄熟后要收割,同时农民要抢抓农时栽插晚稻。所谓“双抢”就是农民在每年夏季抢收早稻和抢插晚稻的农事活动,且晚稻秧苗必须在立秋节气到来之前栽插完毕,否则晚稻会减产,甚至绝收。

       家乡怀宁每年“双抢”,从早稻收割开始,到晚稻栽插结束,只有二十天左右时间。为了按时完成“双抢” 抢收抢种任务,乡亲们每天要冒着酷暑和起早摸黑在田间“战斗”着, 因此,“双抢” 是一年中最繁忙最辛苦的季节。

       “双抢”战斗打响后,妇孺老幼齐上阵,稻田里已黄熟的水稻割倒,一把一把地割倒的水稻堆放成一排一排整齐的“稻铺子”。

资料图:放稻铺子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资料图:放稻铺子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资料图:放稻铺子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身强力壮的男劳力推着可在泥田中滑行的“斛桶”(也称“打斛桶打禾”),跟在后面用“刷稻(也称刷稻籽)”的方式对水稻进行脱粒。

资料图:打禾桶(打斛桶)里摘毛豆

      “刷稻(刷稻籽”是个力气活,人们在双手指间夹一把稻草,用双手稻草将稻把后部捏紧,然后双手向上扬起,高过头顶,用力在空中划一个弧圈,往斛桶侧面墙板使劲地摔打,谷粒在惯性作用之下被摔落到斛桶里,完成脱谷。

资料图:刷稻籽(刷稻)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资料图:刷稻籽(刷稻)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资料图:刷稻籽(刷稻)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后来,随着双人脚踩打稻机的出现和使用,人们用打稻机脱粒比用斛桶”(“打禾刷稻子”来脱粒更省力,又更加高效和便捷了。


资料图:脚踩打稻机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资料图:脚踩打稻机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资料图:脚踩打稻机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不过,用双人脚踩打稻机脱粒时,需要有人在泥泞的稻田里跋涉,把打稻机周围的“稻铺子”摞到(抱到)一起,递给手劲和脚劲大的壮劳力在打稻机上进行脱粒,也即所谓的“打稻”。


资料图:摞稻铺子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资料图:摞稻铺子打稻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壮劳力在脚踩打稻机上进行“打稻脱粒时,一只脚要支撑自己身体,一只脚要不停地用力踩踏着打稻机的脚踏板驱使打稻机滚轮不停地滚动,双手要紧紧握住稻把,摁在打稻机滚轮上,借助滚轮上的齿将稻把上的稻谷脱粒。


资料图:摞稻铺子打稻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资料图:摞稻铺子打稻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资料图:摞稻铺子打稻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资料图:摞稻铺子打稻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资料图:摞稻铺子打稻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资料图:摞稻铺子打稻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进入20世纪70年代初至改革开放前,随着农村基本已通电,用电动机带动的电打稻机脱粒逐渐代替了用脚踩打稻机和用打斛桶脱粒,但用电打稻机对水稻进行脱粒主要在稻床(也即“晒谷场”、“晒稻场”)上进行。

资料图:简易电动打稻机打稻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资料图:简易电动打稻机打稻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资料图:台式电动打稻机(老款已找不到图片,该款与当年相似)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在“双抢”时这就需要大量人力把稻田中割倒的湿“稻铺子”从泥泞的稻田里挑到稻床上集中进行脱粒。用专门制作用来挑稻铺子”的“稻夹子挑满满的一担湿“稻铺子”一般比用稻萝挑一担湿水籽要重得多。为抢抓农时,在稻床上电打稻机集中进行脱粒时,农民们一般利用晚饭后至深夜时间,披星戴月地对白天挑到稻场上堆放的稻把进行脱粒。

资料图:老牛拉犁在翻耕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资料图:老牛拉犁在翻耕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资料图:老牛在打鈀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资料图:老牛在打钞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资料图:老牛在打钞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早稻田块收割完毕,耕牛就要立即上阵。通过犁田、打鈀、打钞、打“列车”等一系列传统的农耕工序,将刚收割完早稻的水稻田泥土翻耕过来,并对翻耕后的耕作层进行粉碎、打烂、整平。


资料图:人工插秧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资料图:人工插秧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资料图:人工插秧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整平后的田块,要在泥浆未沉淀板结前进行晚稻插秧。插秧前,农民们需要起早摸黑将提前集中育好的秧苗拔出,清洗后用稻草捆扎成一把一把的小捆,此即所谓的“拔秧”。

资料图:人工拔秧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资料图:人工拔秧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资料图:人工拔秧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资料图:人工挑秧和插秧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拔秧工作一般在当天凌晨开始或在在前一天傍晚进行。很多时候天都没有亮,“社员”们就已经出门去拔秧了。

资料图:人工拔秧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资料图:人工拔秧和插秧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双抢”期间最辛苦的还是农村家庭主妇。她们除了白天要和男劳力们一样下田收割、脱粒、拔秧、插秧外,还要在收工后为全家做一日三餐的饭菜和洗衣浆衫,吃过饭,收洗完毕,还要喂猪喂鸡等,晚上一般都要劳作到很晚才能歇息。凌晨时分,她们赶早起床忙家务,生产队“小队长”的哨子又响了。

       家乡双抢这样紧张的战斗,还要看老天爷的眼色。如遇天旱,就要用人力水车从水塘中提灌,保证晚稻插秧。如果“双抢”中遇到连续强降雨,那真是“作了孽”。若同时遇上大风,植株倒伏,不仅收割困难;熟透了的谷粒容易脱落, 湿的稻谷容易发霉发芽。当暴雨来临时,快要晒干的稻把还在稻床上,每个人都会心急如火。全队就得总动员, 扫的扫,装袋的装袋,绑口袋的绑口袋,搬运的搬运,那时怎一个“抢”字了得!

       家乡现在的孩子们,高温天都不愿意在太阳下行走。即使不得不外出行走,不仅要打遮阳伞,还要涂抹防晒霜,更不说让他们去农田里搞“双抢”了。他们只能坐在教室里去背背李绅的《悯农2》(锄禾):“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而当年在农村搞“双抢”时,孩子们在烈日高温下,不仅要随大人们一起泡在上晒下蒸的水田里,一起弯着腰割稻子,还要一起起早摸黑到田里去拔秧或者插秧,为了一日温饱而一起与天斗、与地斗、与农时赛跑。


资料图:小型机械旋耕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资料图:大型机械翻耕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资料图:大型机械旋耕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资料图:大型机械翻耕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资料图:工厂化稻田育秧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资料图:机械化插秧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资料图:机械化一体收割机收割水稻和打草捆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进入新世纪,中国已跨入新时代。随着时代发展,家乡传统农耕时代“双抢”已经走进历史,取而代之的是家乡农业农村已逐步实现全程机械化翻耕、旋耕、插秧和机械一体化收割,且现在机械化耕种和收割的只是单季中稻,其产量凭借袁隆平培育的杂交水稻优势可堪比甚至超过昔日种“双季稻”随着年轻一代纷纷进城务工和经商,现在留守家乡多为留守老人、留守妇女、留守儿童和留守职业劳动者(手艺人),像昔日按传统农耕方式仍在家种田劳动力的已是寥寥无几,即使在家象征性地种一点田,也只种一季中稻自己自足。托改革开放的福,家乡的人们现在再也不用搞“双抢”了。

      “风雨过后是彩虹”。家乡怀宁夏天的雨后是美丽的。抚今追昔,家乡怀宁夏天雨后“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雨后复斜阳,关山阵阵苍”。

       (本文作者:何克祥,笔名:宜城渔翁/ 怀宁县凉亭乡四武村人/ 本站编辑:绿叶)


家乡怀宁的四季(一):好雨知时节 当春乃发生

怀宁方言中难破译密码(二):“作(zuō)田阙” “胩(ká)田阙” 

怀宁方言中难破译密码(一):“跑马好过是好过 就是难为(nángwu)人”

怀宁方言中“八”字妙用(九) :"孬儿(子)八哄""痴儿八呆"

怀宁方言中“八”字妙用(八) :"愞(nòng)姿八越""这椽子太愞"

怀宁方言中“八”字妙用(七) :“能八哥(gōu)”“空手捉八哥”

家乡怀宁乡音浅释(三):“憨瘪牯,骚一点!”

家乡怀宁乡音浅释(二):“你真蒙,铁石打不进”

家乡怀宁乡音浅释(一):“你真混沌”

故乡情(十一):今日娘家明日舅 预先分派配均匀

凉亭乡四武村徐塘组的故事(二十八):从马庄到桐城 高铁到了家门

网友评论:

36.63.218.*   2019-11-12
家乡怀宁的四季(二):赤橙黄绿青蓝紫 谁持彩练当空舞 - 安徽四武村网 一代伟人毛泽东的《菩萨蛮•大柏地》词,创作于1933年夏。这首词作者以欢快的笔调,描绘了一幅色彩斑谰的大柏地雨后的壮丽景色。家乡怀宁县的夏天,雨后​也会出现彩虹。当年“双抢”中,如果遇到风暴雨,家乡稻床(打谷场,晒谷场)上也肯定是“鏖战急”。家乡怀宁县的“双抢”,其实就是与时间赛跑,与酷暑战斗。没有经历过“双抢”的人,不足以谈农民的艰辛。托改革开放的福,家乡的人们现在再也不用搞“双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