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网址:
siwucun.cnlhzb.com
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 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
风土人情

家乡怀宁民俗精微(一):“拗赫(āohēi)”“着赫​”和“出赫”

发布时间:2019-12-08 17:51:06     阅读:279 举报

安徽四武村网原创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08日 作者:宜城渔翁 本站编辑:绿叶

       安徽四武村网讯  渔翁小时候,在家乡怀宁生活时每当哪儿不舒服,或生灾害病、头疼发烧,渔翁的老母亲总要在清晨端上一碗水,走到屋后替渔翁“拗赫(怀宁方言读eng-āo hēi)也即在清晨天蒙蒙亮时,手上端着一碗水,走到屋后从屋后一边往家里走,一边用手指在碗里沾上水往外抛撒,同时口中拖着长声调,不断地叫着渔翁的小名子召唤其回家:“家谱(渔翁的小名)伢(读音yá,指小孩儿。怀宁方言读eng-ā)勒,家(读音jiā,怀宁方言读ga)来哟(家来,也即回家来)”。

       “拗”,多音字,读音有ǎo,ào,niù。读ǎo音,指弄弯,使……断,如“把钢丝拗断”;ào音,指不顺、不顺从,如“违拗”、“拗口”;niù音,指固执、不驯服,如“执拗”、“脾气拗”。在怀宁方言中,“拗”的读音为āo,其意思指召唤,用呼喊声把失去的东西召唤回来

       “,读音hè,怀宁方言读音为hēi。作动词时,一是指恐吓,如反予来赫(《诗·大雅·桑柔》);二是指使感到惊奇、震骇或恐怖,如“伐恩恃权,震赫中外(《新唐书》)”。

       在家乡怀宁,按传统旧时习俗,人们一般认为,人体中有“三魂七魄”。人之所以感到不舒服或生灾害病发烧,是因为受外界原因惊扰,将人体中“三魂七魄”中的某一魂或某一魄“赫(惊吓)”掉了。传统习俗“拗赫(āohēi)”,目的就是要把受惊吓丢失了的魂魄“拗(āo)”回来,也即召唤回来拗赫”时沿途撒水,讲究的时候散符水(符水是指将道家所画的符箓烧于水中而成的水),是为召唤病人丢失的魂魄回家做标记。

       “拗”,本意是弯曲使断。在家乡怀宁风俗中,“拗赫”是对“着(读音zhuó,指接触,挨上;使接触别的事物,使附着在别的物体上)赫”的拗救(读音ào jiù如同在格律诗中出现平仄不依常格的“拗句时,采取一定的方式对其进行补救。着赫”,是指受外界某种因素惊扰,将人体中“三魂七魄”中的某一魂或某一魄“赫(惊吓)”掉了
       与“拗赫”类似,在家乡怀宁还有“出赫”的习俗。即用一个碗盛大半碗清水(讲究时用食盐水或符水),将三根洗干净的竹筷子在碗里沾上一点水,然后将竹筷子在受惊吓的病人额头上方旋转三圈,分别让病人对着筷子头和筷子尾哈一口气,再将三根竹筷子的筷子头和筷子尾分别在碗里沾上水使其粘在一起,将竹筷尖端朝上使其竖立起来,一边竖立,嘴里一边默念自己家里已过世的先辈称呼: “家公)了”、“家婆、“爹爹(怀宁称爷爷为“爹爹”)奶奶了”、…,或按方位默念:东方了”、西方了”、南方了”、北方了”、…如果三根筷子在念到“某某”或某某方位了”一句时,正好能竖立不倒,就说明病人已“着吓”了,并且是被某某先辈或在某某方位(惊碗中竖立的三根竹筷子不倒,说明病人仍在“着(也即之中;只有等碗中竖立的三根竹筷子自然地倒掉了,病人所着的“赫(惊”才算被出(去除)掉了,此即所谓已“出赫”了
       如果将人类活动分为物质世界、精神世界和灵界的话,家乡怀宁的“着”、“拗赫”和“出赫”习俗,属于灵界活动。灵界,也即神灵世界。其仪式感,如同道教、佛教的念经拜佛。科学时代的无神论者认为,灵界只是古老神话中的想象世界,现实中并不存在。家乡怀宁民间对灵魂的崇拜,虽然带有“缺医少药”年代的迷信色彩,但是“魂魄”的概念,是道家和中医的基本概念,它们在中国历史文化中留下深深的烙印。
       有关“魂魄”的成语,人们常说有“失魂落魄”、“魂飞魄散”、“三魂七魄”、“勾魂摄魄”、“神魂颠倒”、“魂不附体”、“借尸还魂”、“惊心动魄”等等。人们习惯的用语有“神灵”、“幽魂”、“灵魂”、“魄力”、“鬼魂”等等。
       晋代葛洪在其编著的一部道教典籍《抱朴子》中说:“人无贤愚,皆知己身有魂魄,魂魄分去则人病,尽去则人死。”“灵”是由“靈”简化而来。底下一个巫,通过念咒语、动嘴来与天地沟通,这种仪式古代叫祝由。
      清汪蕴谷在数十年研究古典医籍心得及临床经验总结的基础上于1754年撰写的《杂症会心录》中指出:“人之形骸,魄也。形骸而动,亦魄也。梦寐变幻,魂也。聪慧灵通,神也。分而言之,气足则生魂,魂为阳神,精足则生魄,魄为阴神。合而言之,精气交,魂魄聚。其中藏有真神焉,主于心,聪明知觉者也。若精神衰,魂魄弱,真神渐昏。”
       袁枚(1716年-1797年),为清代诗人、文学家、散文家、美食家,浙江钱塘(今浙江杭州)人,擅长诗、赋、制艺,能写骈文(pián wén,中国古代的一种文体)、小品文、笔记。乾隆时期,袁枚为诗坛盟主,又为“清代骈文八大家”、“江右三大家”之一。其文笔亦与清代直隶(本站注:旧时省名,特指今河北省)大学士(本站注:为辅助皇帝的高级秘书官)纪昀(1724-1805年,字晓岚,清代文学家)齐名,时称“南袁北纪”。袁枚与家乡安徽桐城派姚鼐(nài)因创作理论互相抵触,所以被姚鼐攻击为“诗家之恶派”,但其实袁枚与姚鼐私下是好友。袁枚过世后,姚鼐深感惋惜,还不顾众人反对,写下《袁随园君墓志铭并序》,成为文坛佳话。
       袁枚喜欢风月(本站注:意即清风明月,也指声色场所,风骚、风情),诗作幽默风趣。如袁枚的《寒夜》,读来令人发笑:
       寒夜读书忘却眠,锦衾(衾,读音qīn,指尸体入殓时盖尸的东西,被子)香尽炉无烟。美人含怒夺灯去,问郎知是几更天。
       据葛建初1922年出版的《折狱奇闻》记载,袁枚任江宁知县期间,曾巧断一起“裁缝之女奸杀案”。有一名裁缝之女儿被奸杀,地上有一截被咬断的舌肉,衙役捕到一名舌伤的货郎,并要斩首示众。袁枚认为,凶手如在舌吻过程被咬断舌头,必然疼痛难忍,不可能再继续强奸下去。所以袁枚谎称死者托梦,即将透过缠足布显灵,他要公开“审判那块布”,吸引大批民众围观。此时,袁枚逼迫每一个围观的乡民都必须去触碰那块布,有两个男子惶然不安,袁枚立刻加以拘捕,一问之下才得知,这两名男子知货郎因强吻少女,被咬断舌头之后,就跑去奸杀那名少女,心想可以嫁祸给那名货郎,听说“审布”奇闻,赶来观看,谁知袁县令智谋特高,只好甘心认罪。
       袁枚在《子不语·随园琐记》中记载的魂魄故事,也佐证家乡怀宁民俗中“拗赫”与“出赫”风俗的精深微妙。
       袁枚在《子不语·随园琐记》中曾自述:他某日病重高烧,感觉到有六七人纵横杂卧一床,他不想呻吟,但他们呻吟;他想静卧,但他们却摇醒他。后来高烧退去,床上人也渐少,等到烧退尽,那些人皆不见了。原来,与他同卧之人,皆是他的三魂六魄。

       袁枚在清代短篇小说集《续子不语》中亦载:杭州风俗,新娘子过嫁时须手执宝瓶,内盛五谷,入男家门后交换,然后放在米柜中。某日,一梁氏新娘执宝瓶过城门时,因守门人索钱吵闹受惊,随即精神恍惚。后喝一碗符水,才神魂稍定,乃对人说:“我有三魂,一魂失落于城门外,一魂失落于宝瓶中,须向两处招归之。”家人依言施行。新娘子说:“城门外魂已归矣,宝瓶中,魂为米柜所压,沿不能出,奈何?家人又依言施为,新娘病才好。此为惊吓而丢魂。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本站注:出自唐·孟郊《游子吟》。意思是:慈母用手中的针线,为远行的儿子赶制身上的衣衫。临行前一针针密密地缝缀,怕的是儿子回来得晚衣服破损。有谁敢说,子女像小草那样微弱的孝心,能够报答得了像春晖普泽的慈母恩情呢?


        渔翁的老母亲虽然驾鹤西去迄今已十多年了,但老母亲当年焦急地为渔翁“拗赫的声音:“家谱勒,家来哟!”,却依然萦绕在渔翁的耳边久久回响,催人泪下。

       (本文作者:何克祥,笔名:宜城渔翁/ 怀宁县凉亭乡四武村人/ 本站编辑:绿叶)


家乡怀宁的四季(四):长空雁叫霜晨月 

家乡怀宁的四季(三):人生易老天难老 战地黄花分外香

家乡怀宁的四季(二):赤橙黄绿青蓝紫 谁持彩练当空舞

家乡怀宁的四季(一):好雨知时节 当春乃发生

怀宁方言中难破译密码(二):“作(zuō)田阙” “胩(ká)田阙” 

怀宁方言中难破译密码(一):“跑马好过是好过 就是难为(nángwu)人”

怀宁方言中“八”字妙用(九) :"孬儿(子)八哄""痴儿八呆"

怀宁方言中“八”字妙用(八) :"愞(nòng)姿八越""这椽子太愞"

怀宁方言中“八”字妙用(七) :“能八哥(gōu)”“空手捉八哥”

家乡怀宁乡音浅释(三):“憨瘪牯,骚一点!”

家乡怀宁乡音浅释(二):“你真蒙,铁石打不进”

家乡怀宁乡音浅释(一):“你真混沌”

故乡情(十一):今日娘家明日舅 预先分派配均匀

凉亭乡四武村徐塘组的故事(二十八):从马庄到桐城 高铁到了家门


网友评论:

36.63.217.*   2019-12-08
家乡怀宁民俗精微(一):“拗赫(āohēi)”“着赫​”和“出赫” - 安徽四武村网 渔翁小时候,在家乡怀宁生活时每当哪儿不舒服或生灾害病发烧,渔翁老母亲总要端上一碗水,走到屋后替渔翁“拗赫”(怀宁方言读eng-​āo hēi)​。与“拗赫”类似,家乡怀宁还有“出赫”习俗。“拗赫”是对“着赫”的拗救(读音ào jiù​)。渔翁的老母亲虽然驾鹤西去迄今已十多年了,但老母亲当年焦急地为渔翁“拗赫​”​的声音:“家谱伢勒,家来哟!”,却依然萦绕在渔翁的耳边久久回响,催人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