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网址:
siwucun.cnlhzb.com
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 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
风土人情

情场词话(三)追寻旧梦:无可奈何花落去 似曾相识燕归来

发布时间:2020-02-04 20:49:34     阅读:136 举报

安徽四武村网原创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04日 作者:宜城渔翁 本站编辑:绿叶

       安徽四武村网讯 王国维《人间词话》中,将“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作为第一 ,和柳永、辛弃疾的词句一起,比作治学的三境界。这第一境界取自北宋词人晏殊的《蝶恋花·槛菊愁烟兰泣露》:

       槛(jiàn)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ān)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 jiān)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蝶恋花,词牌名,本名“鹊踏枝”,又名“黄金缕”“卷珠帘”“凤栖梧”等。以南唐冯延巳《蝶恋花·六曲阑干偎碧树》(一作晏殊词)为正体,此体为双调六十字,前后段各五句四仄韵,另有变体二种。

      该词“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这三句,是流传千古的佳句。

       “西风凋碧树”,是登楼即目所见,也有昨夜通宵不寐卧听西风落叶的回忆。一个“凋”字,绘声绘色,绘形绘影,自然界的显著变化给予主人公以强烈感受。 “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这里有凭高望远的苍茫之感,也有不见所思念的人那种空虚怅惘。“望尽”,从狭小的帘幕庭院,转向广远境界,给人一种精神上的满足。“山长水阔”和“望尽天涯”相应,展示了令人神往的境界。

      该词白话译文:清晨栏杆外的菊花笼罩着一层愁惨的烟雾,兰花沾露似乎是饮泣的露珠。罗幕之间透露着缕缕轻寒,一双燕子飞去。明月不明白离别之苦,斜斜的银辉直到破晓还穿入朱户。
      昨天夜里西风惨烈,凋零了绿树。我独自登上高楼,望尽那消失在天涯的道路。想给我的心上人寄一封信。但是高山连绵,碧水无尽,又不知道我的心上人在何处。

北宋著名文学家、政治家、词人晏殊(991年-1055年),字同叔,抚州临川人。

北宋著名词人晏几道(1038年-1110年),晏殊第七子

       讲到北宋词人时,都会称晏殊为大晏,称呼他的儿子晏几道为小晏,常称“二晏”。晏殊,字元献,生于991年。他是江西临川神童,七岁知学问,为文章。名传乡里,得到地方官推荐,受皇帝赏识。十四岁参加皇帝的面试,被钦点名列进士榜。后来在京城是钟鸣鼎食 ,超级富贵。晏殊官做得大,学问也好,范仲淹、欧阳修等,皆出其门下。 “晏元献喜宾客,未尝一日不宴饮”。范仲淹,欧阳修,包拯,寇准,韩琦,宋祈,张先等北宋名人,都是他家的座上客。
       人们一般只知晏殊的儿子晏几道,是北宋著名词人。其实晏殊的女婿富弼()也有名。富弼是真、仁、英、神宗四朝元老,官居宰相。范仲淹“庆历新政”,富弼积极参加,身任主管军事的枢密副使,支持变法。
       晏殊的《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是他的代表作之一: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这首小令,只有六句。从作一首词曲喝着一杯美酒,想起去年同样的季节,还是这种楼台和亭子。不由令人想到天边西下的夕阳,什么时候才又转回这里。花儿总要凋落,真是让人无可奈何!那翩翩归来的燕子,好像旧时的相识。我独自在弥漫花香的园中小路上,走来走去。笔者2008年到2009年在家乡安庆,每天绕着菱湖转圈时,心中就常常想到,“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下片“无可奈何”一联,极为奇妙。对偶自然工巧,历来多有赞语。“二语工丽,天然奇偶”。晏殊自己也十分欣赏,后来又将此联入诗。 从词意蕴含看,也耐人寻味。“花落去”,是惜花,也是惜人。“燕归來”,衬托人不归,增加了人事难料的感触。 说“似曾相识”,是想到燕子曾是去年此地欢会的见证者。

       “无可奈何”句,是对“夕阳西下几时回”的呼应。因为日落与花落一样,是谁也奈何不得的事情。“花落去”与末句“香径”相关;“燕归”又自然引出“独”字。词人追寻旧梦、怅然若失的情景,因为有了前面的种种描写,显得更加情意缠绵,韵味悠长。这里既有个人一时无名的感慨,也有着人类在自然界面前自古以来恒有的无可奈何。 “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何不“珍惜现在”,“不如怜取眼前人。”

       该词白话译文:听一支新曲喝一杯美酒,还是去年的天气旧日的亭台,西落的夕阳何时再回来?
       那花儿落去我也无可奈何,那归来的燕子似曾相识,在小园的花径上独自徘徊。

       晏殊的富贵,享受黄金屋和颜如玉,也并非一番风顺。他是因“狸猫换太子”案最早被罢免的高官之一,也是最后的牵连者。
       “狸猫换太子”案历代传说不绝,可谓家喻户晓,妇孺皆知。但这个故事是野史,与史实出入较多。元代有杂剧《金水桥陈琳抱妆盒》,清代有小说《七侠五义》,有许多想像和拼凑的成分。不过故事与历史的巧合是,宋仁宗的确有三个皇太后。他的生母的确姓李,不是刘后所生却为所养,加上他的奶妈,都被封为太后。宋仁宗也一直想为自己的身世拨开迷雾,寻真相和答案。但是,历史上的刘后并非阴险毒辣之人,反而仁慈善良,顾全大局。史官称赞她“有吕后之才,无吕后之恶”。
       宋真宗与刘皇后未生子,也无其他子嗣。在刘皇后的周旋下,“借腹生子”。宋真宗与一李姓侍女生下一子,由刘皇后恭亲抚养,这就是后来的宋仁宗。宋真宗病故后,13岁的宋仁宗,因年少无法掌控大局,晏殊建议刘太后“垂帘听政”。时间长达十一年,临终前还政于宋仁宗。刘太后不仅善待宋仁宗生母李氏,把她由侍女晋升为宸妃,死后还按皇后规格厚葬。待宋仁宗也如同己出,尤其注重对他的教育。

       宋仁宗对刘太后也十分孝顺,可谓母慈子孝。

       65岁的刘太后因病去世后,有人在宋仁宗面前说起了他的身世之迷,在朝廷上下引起轩然大波。

       十余年后,有人告发晏殊在为李宸妃写墓志铭时,只是记载她生有一女,没有如实记载李宸妃还生有一儿,是为欺君。宋仁宗处罚了当朝宰相晏殊,晏殊因此成为“太子案”受害者。好在时间不长,又被招回重用。
       晏殊词的特点是精致、蕴藉。伤春悲秋这类情绪,可谓是富贵生活的点缀。唯美,典雅,细腻,有一些淡淡的哀愁,对应着自然之物的荣枯。如:
       《浣溪沙·一向年光有限身》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销魂。酒筵歌席莫辞频。


       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浣溪沙:词牌名,本唐教坊曲名,又名《浣沙溪》、《小庭花》等。双调四十二字,五平韵。

       晏殊的这首词感叹人生短促、离别太多,劝人及时行乐。上片说光阴荏苒,人生苦短,偏偏又聚少离多。下片承上离别意,体现了词人把握当前、享有生活,超脱愁苦的生活态度。全词格调虽然沉郁,但取景甚大,气象宏阔,且具有一种温婉的气象,语言清丽,颇堪玩味。

       该词白话译文:片刻的时光,有限的生命,宛若江水东流,一去不返,深感悲伤。于是,频繁的聚会,借酒消愁,对酒当歌,及时行乐,聊慰此有限之身。
       若是登临之际,放眼辽阔河山,突然怀思远别的亲友;就算是独处家中,看到风雨吹落了繁花,更令人感伤春光易逝。不如在酒宴上,好好爱怜眼前的人。

       《浣溪沙·小阁重帘有燕过》



       小阁重帘有燕过,晚花红片落庭莎。曲栏干影入凉波。

       
一霎好风生翠幕,几回疏雨滴圆荷。酒醒人散得愁多。

       该词表现了作者优越闲适的生活,却又流露出索寞怅惘的心绪。

       该词白话译文:小楼重重门帘外面有燕子飞过。晚上红花的花瓣落在了亭子里。独自一人在栏杆边而感到寒冷。

       因一阵轻风才看到那碧绿帘幕。几次稀稀疏疏的雨滴在荷叶上。酒醒来人都走了又有了忧愁。

       《浣溪沙·玉碗冰寒滴露华》


       玉碗冰寒滴露华,粉融香雪透轻纱。晚来妆面胜荷花。
鬓亸欲迎眉际月,酒红初上脸边霞。一场春梦日西斜。

       晏殊的这首词咏写的是一位夏日闺阁美人。上片概写美人夏日装扮,下片特写美人容貌,层次较为清晰,颇有一种静态美,俨然是一幅夏日仕女图。

      该词白话译文:闺阁内玉碗中盛着莹洁的寒冰,碗边凝聚的水珠若露华欲滴。美人粉汗微融,透过轻薄的纱衣,呈露出芬芳洁白的肌体;晚来浓妆的娇面,更胜似丰艳的荷花。
       梳妆后微微下垂的秀发,与娥眉间的眉际月相得益彰;微红的酒晕,如艳朝霞洒落在她的脸颊。昼眠梦醒,夕阳西下,原来这一切都是春梦初醒的所作所为。

      (本文作者:何克祥,笔名:宜城渔翁/怀宁县凉亭乡四武村人/本站编辑:绿叶)



情场词话(二)池州艳遇:旧恨春江流不尽 新恨云山千叠

情场词话(一)合肥苦恋:肥水东流无尽期 当初不合种相思

阴阳五行学说初探(三):2020庚子年正月十一后出生的孩子才属鼠

阴阳五行学说初探(二):烟锁池塘柳 桃燃锦江堤

阴阳五行学说初探(一):孤阴不生 独阳不长

家乡怀宁的四季(四):长空雁叫霜晨月

家乡怀宁的四季(三):人生易老天难老 战地黄花分外香

家乡怀宁的四季(二):赤橙黄绿青蓝紫 谁持彩练当空舞

家乡怀宁的四季(一):好雨知时节 当春乃发生

怀宁方言中难破译密码(二):“作(zuō)田阙” “胩(ká)田阙” 

怀宁方言中难破译密码(一):“跑马好过是好过 就是难为(nángwu)人”



网友评论:

183.162.57.*   2020-02-04
情场词话(三)追寻旧梦:无可奈何花落去 似曾相识燕归来 - 安徽四武村网 王国维《人间词话》中,将“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作为第一 ,和柳永、辛弃疾的词句一起,比作治学的三境界。这第一境界取自北宋词人​晏殊的《蝶恋花·槛菊愁烟兰泣露​》。​该词“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这三句,是流传千古的佳句。晏殊的《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是他的代表作之一。